您現在的位置: 順豐淘寶集運香港倉人工客服 >> >> 馬邊廉政>>正文內容

[民族團結 和諧發展之十八] 錦瑟年華留墨處 落筆有情寸心知——記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掛職扶貧幹部陳勁松

作者:廉潔四川     來源:本站原創     發佈時間:2020年11月11日    點擊數:

2020年全省脱貧攻堅獎獲獎名單已經出爐,來自全省60個先進集體、120名先進個人獲表彰。其中,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掛職扶貧幹部陳勁松獲得先進個人的榮譽稱號。

 

陳勁松(右)督查幫扶工作

“期末考得怎麼樣?暑假作業做完了嗎?”8月30日,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掛職扶貧幹部、馬邊彝族自治縣縣委副書記、縣政府副縣長陳勁松來到他對口幫扶的貧困户家中,瞭解孩子們最近的學習生活情況。

2004年起,中央紀委對馬邊縣進行定點幫扶。策馬揚邊十數載,當地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的25.91%下降到了0%,2020年2月18日,馬邊縣正式退出了貧困縣序列。作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下派幫扶幹部,陳勁松見證了馬邊點點滴滴的變化。

“陳書記大部分時間都在下鄉”

“我是典型的‘三門幹部’,家門、校門、機關門。”陳勁松這樣描述掛職前的自己,而來到馬邊後,他提着裝滿資料的公文包,走遍這裏大大小小的鄉鎮,把根深深扎進了這片土地。

2018年冬天,陳勁松前往馬邊縣民主鄉小谷溪村走訪貧困户,當時,村通組路尚未全部完成硬化,車子在泥路上一直打滑,陳勁松便換上雨靴,下車徒步去村民家。一路上,雨靴幾次陷進泥地拔不出來,靴筒高及膝蓋,泥漿仍不斷往裏灌。整條山路走下來,陳勁松花了足足兩個多小時。

 

下鄉路上推車

路不通,村民們住在山裏,出行極為不便,孩子們上學也成了一個大難題。陳勁松知道,小谷溪村是脱貧攻堅工作中的一塊“硬骨頭”。從那以後,小谷溪村成了他跑得最勤的一個地方。村裏的新學校修建得怎麼樣了?村幹部們履職是否認真?貧困户們生活上還有哪些困難?……村裏大大小小的事,陳勁松都記在心上,仔細過問。有時下鄉走訪得太久,結束時天色已晚,他便直接在小谷溪村住下,晚上繼續和駐村第一書記柴傑交流工作、暢想小谷溪的未來。

而除了小谷溪村,馬邊縣的其他村鎮,陳勁松也一個都沒落下。馬邊縣定點幫扶辦幹部洪陽茜説:“陳書記大部分時間都在下鄉。”

“扶貧路上,一個孩子都不能少”

下鄉走訪的過程中,陳勁松發現,不少彝族孩子已經十幾歲了,卻還在上小學一二年級。仔細瞭解情況後,他才知道,這些孩子由於家庭經濟困難、上學交通不便、父母思想觀念保守等原因,在適學年齡沒能正常入學,只得和弟弟妹妹們在同一個班上課。然而,來自親戚朋友、同班同學的嘲笑,無時無刻不打擊着這些“大齡低年級學生”的學習積極性。

注意到這個問題後,陳勁松及時與其他掛職扶貧幹部一起商量,向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扶貧辦和縣委縣政府領導作了彙報,諮詢教育專家後,大家決定,把這些孩子集中起來、單獨編班,幫他們樹立自信、在學習上“跳起摸高”、追上同齡人的步伐。

 

陳勁松(中)和桐華班的孩子們

阿培阿黑是“桐華培優班”裏年紀最大的學生,在這裏學習一段時間後,她從二年級跳到四年級,成績仍然保持在班級前三。説起過去,她回憶道:“以前所有人都嘲笑我,我本來很喜歡上學的,後來都有點不想讀書了。”而現在,她告訴陳勁松,自己有夢想了,想考大學、做一名服裝設計師。

“把該做的工作做到位,不要走馬觀花、浮於表面”

“你是XX嗎?我今天到你們建設鎮來了,現在在你聯繫的貧困户家裏,我考考你啊,這户家裏有幾口人?具體是什麼情況?”

這日,聽説一家貧困户家裏有困難,陳勁松急忙趕去了解情況。釐清問題後,他一邊安撫貧困户,一邊給這家的幫扶幹部打去電話。電話接通,陳勁松沒有直入主題,而是考起了對方,看他對自己的貧困户是否真的瞭解。聽到幫扶幹部準確地答出了這家人的生活狀況,陳勁松這才切入正題,囑咐對方協調解決問題、持續跟進情況。

“我經常這樣,不打招呼,直接入户家訪,然後給幫扶幹部們打電話。”他笑着説,“我們縣委書記不是讓我管督查嘛,他一開始就告訴我,看到有什麼問題就好好查,不要有顧慮,先從他開始督查。我真這麼幹了,沒過多長時間就去了他幫扶的貧困户家,看他的幫扶責任落實得怎麼樣。後來發現,貧困户們對幫扶幹部還是很認可的,這説明扶貧工作的確做到了實處。”

陳勁松説,正因為有一大批基層好乾部不斷湧現,馬邊脱貧攻堅才能啃下一塊又一塊硬骨頭。攻堅克難的過程中,羣眾臉上的笑容越多,對共產黨越認可,作為扶貧幹部的他,就越能感到幸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來源:廉潔四川)

總編輯:張智勇  責任編輯:    編輯:本史巫果


分享到:

相關文章